太阳亚洲官方网站[电子游艺]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鹏飞
张鹏飞
微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7,131
  • 关注人气:14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个孤独者的形成

(2016-10-19 01:28:57)
太阳亚洲官方网站标签:

学问

鲁迅逝世八十年纪念

一个孤独者的形成

 

/张鹏飞

 

80年前的今天,一位老人离开了人世间。这位老人五短身材,相貌平平,属于放在人群中不容易被发现的那种人。他的生前是玩笔杆的,却令无数玩枪杆的人都胆战心惊,五体投地。他逝世的消息,一径传开,不止影响了当时的学问界,更轰动了全国各地。群众自发组成送葬队伍,以达万人之数。“国母”宋庆龄将一面绣有“民族魂”的旗帜覆盖在他的灵柩上,另外,当时最著名的音乐家冼星海为他谱送别之曲。对于一个文人来说,这种风光大葬,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可以毫不夸张的去说,这是一场足以令所有写作的人都羡慕嫉妒的葬礼。

这个老人,就是鲁迅。他也是我的偶像,没有之一。

拿我自身来讲,鲁迅先生对我影响最为深远的,是他独立的思维方式,客观的怀疑精神,以及沉着的自我剖析。

由于今天的时间有限,已是深夜,明晨还要早起,就先以先生的一篇小说作为题材吧。

现在的我依然很热爱小说,偶尔也会写一写,我渐渐的体验到,写小说,可以使你笔下的人物与你这个人进行一次非常完整的灵魂对话,你们可以有说不尽的语言,你们可以共同经历着苦难,共同享受着幸福时光,甚至可以觥筹交错,推心置腹。

因此,我一直觉得,《孤独者》这篇小说,是鲁迅的自我映射。

很多人都以为,魏连殳最终的堕落,是因为他一手造成的,没有坚定的革命毅力,没有饱满的革命情怀。对不起,我认为没有那么简单,因为我本人的阅读习惯不太“教育化”,我的阅读分析比较“偏”,所以,如果您希翼能从我的文字中汲取些有学术意义的东西的话,对不起,本人能力有限,满足不了你。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正所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若能寻得知己,便是痛快,如果一言不合,江湖路远,桥路殊途,反正在这虚拟的网络世界中,彼此也不相识,各自安好也就罢了。

OK,闲言少叙,言归正传。

首先第一个,鲁迅先生的小说,善于以人物姓名寓意深远的道理。比如《药》里面的华、夏两家的悲剧,华夏不正是我大中华吗?那好,魏连殳这个名字你能想到什么?

我想到的是“为连输”。

这其实是一种反问也好,拷问也好,总之带着一种的探索性质的思考。

为什么连着输?

小说中的魏连殳,的确没得过志,到了后来,违背了自己的意愿,虽享受了几天荣华富贵,却也落得郁郁寡欢,一命呜呼。

大家从小到大,在分析小说的时候,总是习惯从时代背景,社会制度下手。当然,我没认为这是错误的,个人有个人的阅读习惯,有的人喜欢倒着阅读,从后往前读书,你说这是错吗?如果他倒着读,而发现的道理,比你循规蹈矩正着读还要深刻,你还能说人家那么阅读的方式不对吗?大家太爱用习惯说事,也爱用习惯去衡量别人。但是,请别忘了,习惯也是人给养成的。

好了,话说回来,无论是时代背景还是社会制度,总之,大家还忘了一件事,就是学问根性的问题。

魏连殳生活的一种学问氛围,本身就是个病态。

那么这个孤独者怎么形成的呢?

1.蔑视的屈服

当大家提到“屈服”这个词的时候,总觉得是个贬义词,正如大家提到“谎言”似的,直到后来出现了“善意的谎言”。其实,“谎言”为什么非得要“善意”,因为不得已而为之。大家每个人都希翼做个宁死不屈的人,做个不屈不挠的人,在困难面前绝不低头,然而,事实真是如此吗?大家有谁没在生活,长辈,家庭的面前屈服过?有谁在面对现实时没有低下过高贵的头颅?比如,尽管你对现在的工作规章和管理方式很不满意,但是你能不上班吗?不上班你吃什么喝什么?所以说,大家每个人都不知不觉的屈服了。然后这种屈服又夹杂着不满的情怀,可是你又无法改变什么,怎么办?只能一面屈服现实,一面蔑视现实。在这种很“别扭”的感受中,拼命的找一些心理慰藉。那好,既然这样,无论是小说中的魏连殳,还是生活中的鲁迅,都一样时刻忍受着这种蔑视的屈服。魏连殳的祖母逝世了,人死就要入葬。尽管魏连殳不喜欢那种旧式的葬礼,然而,奈何族人接下来会轮番相逼,所以,看透这一切的魏连殳,索性也就不去做那种徒劳的抗争,你们说怎么办,就怎么办。正如鲁迅的第一段婚姻,是被鲁迅的母亲用“计”撮合而成的。那怎么办?不结吗?鲁迅不还是照样得结吗。

2.丑陋的本质

    关于人性本质的探讨,历来都众说纷纭。可能您会觉得抵触,动不动就要谈论人性,这确实是有点磨磨唧唧。但是没办法,小说是以塑造人物为中心,自然离不开人性。《孤独者》里面已经出现了关于人性本质究竟善恶的争论。魏连殳早期的主张,是人性本善,之所以恶,是因为后期的环境和大人给教坏的。“我”的主张则是人性本恶,没有坏根苗,大起来怎么会有坏花朵?只是这种论调有点比较浅。但是却很通俗易懂。因为鲁迅毕竟不是科学家,他只能用文笔来表达自己的观点,如果拿到科学的层面来讨论,就是基因问题。当然这只是一方面,而魏连殳口中的环境,也不是错误的。在这方面,鲁迅无法给出答案,当然别人也没有办法给出答案。总之,围绕着魏连殳身边生活的人们,冷淡、残忍、势利、自私,如果和他们搅在一起,你也只有变得和他们一样才行。

3.自造的茧壳

    这是魏连殳自己承认的。用一句成语形容再贴切不过,那就是“作茧自缚”。人一旦对生活没有了希翼,又无力去抗争,或者说,你抗争了又有什么办法,无法去改变的时候,只能变得冷漠。其实鲁迅也是对人间感到失望的人,他年轻的时候有很多梦,结果被现实一一打碎,他知道自己非振臂一呼应者云集的英雄,理想与现实的冲击,只能使人变得更加现实,这是个不争的事实。然而,这种残酷的现实又不断的步步紧逼,把一个人逼向了死角,自造茧壳,无法突破。可以这么说,越是有思想的人,其实越容易成为孤独者。

4.无奈的抉择

魏连殳终于堕落了。换句话,是终于被现实打败,投降了。他躬行了先前的憎恶,做了军阀杜师长的参谋,而且变本加厉的报复身边的人,那些他曾经爱过的人。有的人说,这是革命毅志不坚定的结果。但我反问一下,魏连殳这样的选择,你能说他有错吗?谁愿意毫无意义的死去?谁愿意无人问津的消失?你也不愿意。一个人苦于生计,却无人关怀。一个用心的爱着周遭的人,却被人视为异类,躲得远远的。在这样的人群中生活,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魏连殳的变态,其根源是整个社会的变态,或者干脆点说,就是一种变态的学问根源所造成的。

好了,由于时间仓促,鹏飞就只能写这些,文章好坏,能力有限,但字字都是用心去写。谈不上什么高抬教化,仅仅只是心得上的交流而已。月朗星稀,先生离世,八十年整。然而,这个世界的人,这个国家的人,究竟变了多少?这答案你们写吧。

   一个孤独者的形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概况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大家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太阳亚洲官方网站 太阳亚洲官方网站,太阳亚洲客户端,太阳集团娱乐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