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亚洲官方网站[电子游艺]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堕落宠
堕落宠
微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115
  • 关注人气: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日记本(二)

(2006-09-05 14:17:13)
2000年秋天
梓颜终于在百无聊赖的工作里摸索出了打发时间的方法,她买了许多盒1000P的拼图堆在桌子下,闲来就抓出一把拼拼凑凑。开始的几个礼拜,她花大部分时间来按字母分类,这个动作使得后面的任务简单了很多。

通常她喜欢将某幅图案的边框架好,然后ABC排列下来。拼齐一个字母集合,她就会在每小块背后涂上浇水贴在白纸上。等整幅完成后,便把它们压在桌面下。写字台的玻璃因此厚实得很利害,留下空隙的地方还不容易打扫,不过她都一笑了之。

振平一直加班,企业里大小事务多少都与他沾边。理论上他并不属于工作狂人,尽管忙起来常常家都顾不得回。偶尔下班前梓颜会给他泡一杯咖啡或者留几颗糖果,她知道男人向来顾不得这些细节。

午休时大家闲聊,振平抱怨晚上一个人孤枕难眠,同事就嘲笑他想老婆,他说不是。有些男人就开始瞎扯,说他想女人。这时候梓颜会跟振平说改天我陪你吃饭,要不做饭给你吃,振平笑笑,两个人又显得和谐跟暧昧。实际上却只是人前的相互调侃,自从这次回来,一些东西不知不觉发生了变化,连感情也是。

临近年底振平一连休了好几天假,梓颜没跟别人打听他的行踪,仍是和往常一样埋头工作。元旦那天她跟老同学疯到四点钟,大清早回到家洗完澡躲在厨房里喝牛奶。稍稍有些困,正在犹豫要不要上床歇会的时候,手机不合时宜地响起来,她迟疑了一下还是接起了这个陌生电话。

“儿子,我有儿子了。”对方激动万分地叫道。
“哈?”梓颜有些惊愕。
“梓颜,我老婆生了,是儿子。”这下她才恍然大悟。一时想不出什么恭贺的话,半晌挤出一句“真好。”
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倦意全无,脑子里飞速转过很多毫无关联的场面。很多个小时以后才清醒过来,发现手里的牛奶还是那半杯,不觉自嘲了一下。

直到满月酒上梓颜才见到了那个孩子,小小小小的身体,脸蛋,生命,让她感觉很神奇。她很轻地抚摸他的面孔,深怕弄碎了似的拘谨着。振平在一旁笑,那是种男人少有的心满意足的微笑,梓颜这样想着,振平现在一定很幸福。


2001年情人节
梓颜跟别人打赌今年不会一个人过节,所以差不多冬天结束的时候她就开始宿夜忧叹。最后她作出了人生20多年来最勇敢的事情——某天换地铁途中撞上了一个男生,别人扶她起来的时候,她一口气对别人说:“我叫夏梓颜,今年24,喜欢喝奶茶,能不能跟我一起过情人节。”说完她眼睛一闭等待着被拒绝的尴尬,没想到听见的却是:“好啊,我可爱的夏小姐。”她睁开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个男生,脸上烧得通红。

后来他们交换了手机号码,并且相约情人节晚上六点在BQ咖啡厅见面。

到了那天梓颜早早换了衣服准备下班,她的新裙子穿起来显得很淑女。早晨振平还夸了她几句,于是脸上的笑容就挂了一整天。

五点三刻收到短信:小姐,我叫顾承斌,你可以叫我小斌。不要忘记大家六点的约会。她在出租车上会心地笑了一笑。

后来他们相处地挺愉快,半个小时的咖啡时间一直都言谈甚欢,还有些相见恨晚的感觉。以至于决定吃饭地点的时候,两个人已经到了各抒己见争论不休的地步。经过三分钟的激烈角逐,小斌还是把选择权交给了梓颜,他说那是女士优先。
差不多九点晚餐结束了,梓颜跟小斌齐齐走到十字路口。小斌说,想去一个地方,你能不能陪我。梓颜问,哪里?小斌说,不能告诉你。于是梓颜心里起了下疙瘩,想到了一些不怎么养眼的画面。
相信我,说完小斌就拉起梓颜的手,把她塞进了一辆出租车。梓颜忽然觉得那种感觉很熟悉,像极了电视连续剧里的情节。不过她还是一路犹豫跟担心,直到车子停下来。路口很显眼立着那个DJOP的标志。
我朋友开的,小斌说,想带你来玩。
梓颜拉了拉自己的裙角,像是在问,这身衣服合适么?
小斌说,没关系,你已经很漂亮,漂亮的女生是不用计较这些的。
梓颜笑了笑,尾随他走了进去。

里面跟外面是天壤之别的两块土地。
如果外面是天堂,里面就是地狱。因为迷乱,混沌,杂乱不堪。
如果外面是凡间,里面就是乐土,因为放松,动感,充满激情。

DJOP
坐下来以后,梓颜看见小斌私下对服务生交代了几句也没多大在意。心里抱着既来之则安之横竖横的态度。她要了一杯百加力加冰,细细品尝起来。
DJ播放的仍旧是柔柔的音乐,这座城市里半数以上的BAR都是从十点开始HIGH起来。她有点享受的融在这种气氛里,很惬意的靠在沙发上。
几分钟后,小斌忽然冲她一笑。她回头看了看,只见服务生手里捧着一大捆白颜色的玫瑰。一时间她又惊又喜,双手捂住嘴说不出话来。
小斌从侍者手里接过玫瑰,起身走到梓颜面前弯下腰来,梓颜,做我的女朋友。说完把玫瑰递到了她手里。

那是梓颜第一次过情人节,第一次收到男生送的花。那一年,她第一次有了正式的男朋友,那个人叫顾承斌。


2001年五一长假
晚上睡不着,挂在QQ上发呆,遇到老同学就随便扯上两句。那个时候小新在N城出差,两个无聊的人就碰到了一块,胡说八道大半夜。

小新
你名花有主啦,真伤心,怎么那么早
早知道当初就追你
小颜
谁叫你看走眼
小新
为了你那身材我也豁..
小颜
这话大家私下交流,你别到处张扬
小新
我是那么笨的人么
小颜
好好好,你聪明
小新
我不在你就跟别人奔,真伤心
小颜
你不是有老婆在先
小新
MMD,同居了一段日子又分居,不爽
小颜
事情都这样的,你没道理不懂呀
小新
...撒情况
小颜
你话多了今天
小新
喝多了,心情不好
小颜
嗯,看出来了
小新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小颜
因为我知道你...
小新
嗯...

...

小颜
回来吧,我想你呢
小新
就回来的,找你吃饭
小颜
好啊,傻瓜,别老自找茬了
小新
早点睡,女人皮肤最重要了
小颜
知道,难得陪你聊会
小新
去睡吧,小可爱
小颜
嗯,安了亲爱的

关掉电脑还是没有倦意,梓颜索性打开了电视机。屏幕里混乱的场面让她很心烦,于是就循环播放起了一张莫扎特的钢琴曲。她就这样抱着靠枕蜷缩在角落里,良久,手机屏幕闪烁,很刺眼的蓝光亮了起来。

她似乎心有灵犀,一早便知道有这条短信。
2001-05-07 小新
小公主你不要发呆了,快盖好被子睡觉

她有点好笑,回过去
你怎么知道我在发呆,人家一早睡了,叫给你吵醒

罪过了罪过了,半夜你不是静音?从前静的呀...

嘿嘿开玩笑来着,你不睡我怎么敢睡

我感动咧...这不是来叫你了

怎么,叫我陪你么

小仙女记住我永远与你同在

梓颜没有继续回复,她开始陷入一种沉沉的记忆里。那段日子俨然只有单纯美好的快乐,还有朋友间毫无动机的相互吹捧。

末了无缘由的在脑子里闪过一句话:小王子让大家在梦里幸福的飞翔。
她没有编辑发送,因为话是说给自己听的。

那个晚上她忽然明白,若干年以来,自己都活在编织的梦境里。只有如此,才会幸福。


2001年十月金秋
梓颜组织了一次同学聚会。并不是她对大家有多向往,或者对从前有多怀念。不过是有人提出要求她便落实响应而已。说实话人越长大,她越发觉得自已多愁善感。平日里用很坚强的外套把自己打包起来,却生怕一遇到熟悉的面孔便崩溃。再后来,她学会了一种方法,叫伪善。并不是虚伪的善良,而是惯于做别人的开心果,一旦镜头里充满了欢声笑语就来不及忧伤。

晚餐时她看起来很高兴,跟许多人长篇大论。却没有人发现,她满口叨叨的尽是别人的热闹,关于自己却只字未提。聚餐完一些人开始散去,只剩下从前经常斯混的几个还商量着下一步活动。梓颜说去泡吧,感觉挺好,大家喝两杯拉近距离,于是集体就转移阵地到了附近的Sbox。

果然是名不虚传的人声鼎沸。里面摇摆着的男男女女个个都拿出了摇头丸的气势,HIGH死人不偿命。他们好不容易找到个包厢坐下来,Yang要来了骰子,跟梓颜玩了起来。两三局后他发现梓颜的水平很有问题,不然就是故意讨酒喝,再者就是技术真的不到位。于是停下来询问要不要紧,梓颜笑了笑说你小瞧我么?那里说不敢,手还是慢了下来。
小新有点看不过去,替梓颜喝了两杯,场面就发展成了三个人的混战。剩下的都觉着无聊,跑到场中央跳舞去了。等大家回来,发现局势演变成了很奇特的样子,Yang在一边睡着了,小新吐了十来次,惟独梓颜很清醒地坐在当中左顾右盼。快散场的时候小新拉着梓颜的手硬要跟着她走,她有点心疼地看着他,便狠心扔下了倒在一边的Yang。

别人帮她把小新抬上车,她表现出不甚感激。有时候她也觉得有朋友真好,起码在别人替你做些事情的时候心安理得不用立即考虑回报。上车后她不加思索地报出了自己的家庭地址,尽管在一秒钟后就意识到那是相当不妥的事,踌躇两分钟后她给家里打了个电话,交代了一下起因经过结果,希翼回去的时候不要引起轩然大波。
一到楼下她的心就咯噔了一下,因为已经大半夜,家里竟然灯火通明...车停下来后司机好心帮他把小新扶到了门口,她深吸了口气,拿出钥匙打开了门。事情并不像她想象地那么糟糕,实际上父母已经睡下了,只是特意替她留着灯。
她走进屋把小新安置在沙发上,伸展了下手臂才感觉到腰酸背痛。不过她还是耐心地哄着小新,乖,大家洗澡去好么?
小新拽着她不放,一起去洗。
这句话让她很撅倒,心想千万不要叫父母听到,不然这误会可不是一般大。
好好好,我陪你去,你自己洗嗯。
好。
她扶小新进了洗手间,让他坐在浴缸边仔细的替他洗脸,然后帮他拖了衬衣长裤,双手抱着他的脑袋问,清醒没,乖乖洗澡。
小新点点头,梓颜看他一脚踏进浴缸便转身走了出来,关门的时候还不忘记叮咛,记得脱裤子。

她留了跟浴巾在边上,因为她觉得要一个头脑不清的人自己穿衣服,还不如给他跟毛巾来得实际。起码活着的人都知道要遮羞...ORZ...关于自己这一瞬间的想法她感觉既得意又可耻。

几分钟以后,小新果然是裹着毛巾就出来了。一准当这里是宾馆来着,梓颜边想边问,睡床睡沙发?
我要跟你睡,小新很顺口地说出来。
呃...梓颜非常悔恨问出那么没有建树性的话。不过她担心小新着凉,勉为其难地答应了下来。
把小新架到床上,她倒了杯水摆在旁边,防止半夜里他又爬起来吐完不舒服。小新像孩子般赖着他,硬是把脑袋搁在她腿上,她尽量保持着一个舒服的姿势就不再动弹,替小新盖上毯子就爱抚着他的脸。半夜有点凉,她随手抓来件外套搭在身上,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一大早,她听见隔壁有动静就醒来过来。发现自己的跟小新两个人正东倒西歪的横在床上有些惊恐,自己的腿微微有些麻,脑袋也有些沉重,顾不得这些,轻手轻脚爬了起来。

母亲已经给他们弄好了早点,她想说些什么,却被制止了。
几点上班?母亲问。
梓颜知道她问的不是自己,才想起来还不知道该几点叫醒小新。她洗漱之后回房看见小新已经醒了过来,冲自己微笑着。
小王子你醒了?她不怀好意的眨了眨眼睛。
嗯,昨天...压疼你没?小新问道。
你说呢,傻瓜快起来了。一边把小新的衣服抱给他。

妈妈还是很喜欢小新,跟小时候一样对他客气却不做作,这使得梓颜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一顿早饭的功夫小新也尽其所能哄得这位伯母相当高兴,以至于走的时候梓颜的母亲说了三遍有空来玩。

出门后小新问,你怎么就带我回家了呢?
梓颜说,不知道。
小新又问,那你也带别人回家么?
没有,也不会。她有些茫然。
小新说顺路送梓颜去企业,梓颜点点头。车子不怎么颠簸,道路却有些拥堵。一路上他还是枕着梓颜躺在后座。他们像一对心知肚明的恋人,依偎着,却不再言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概况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大家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太阳亚洲官方网站 太阳亚洲官方网站,太阳亚洲客户端,太阳集团娱乐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