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亚洲官方网站[电子游艺]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宋志坚
宋志坚
微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52,178
  • 关注人气:47,37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鉴湖情书新编》序跋

(2011-06-15 16:30:09)
太阳亚洲官方网站标签:

绍兴

乡情

老家

岁月

杂谈

序言

 

我琢磨过“故乡”这个字眼,认为称家乡为故乡的其实只是远离家乡的游子,生活在本乡本土的人是不会将自己的家乡称之为故乡的。我也思忖过这个“情”字,情之所系,大致就与自己的人生经历,人生的某个阶段有关,对于远离家乡的游子来说,遥远的故乡又总是与遥远的童年时代和青少年时代联系在一起,这遂有无法排解的乡情。这个意思我在《鉴湖情书》自序中说过。无论是对于故乡还是乡情,我自以为这都是比较贴切的诠释。

在这个问题上,我现在想说的,只有这样两点。

其一,故乡有地域大小之分。我到福建工作四十余年,常会碰到各种不同的“老乡”,甚至有江苏人认我“老乡”的,因为都是“江浙”一带之人,语言与风俗都比较接近,确实也可以称为“老乡”。但这种“老乡”,一般都被称之为“大老乡”。倘在浙江省外,绍兴人碰到绍兴人,那就是“小老乡”了。相互之间自有更多共同熟悉的东西。故乡的地域越小,乡情也就越是真切。

绍兴有一句方言,叫做“山阴不收,会稽不管”,因为绍兴原先分为山阴会稽两个县。我是山阴与会稽都沾着边的,无论是与山阴还是与会稽,都有割不断的情缘。我童年时代生活于会稽山的日铸岭内,那傍山而流的溪水,那攀着青藤的石桥,那老家村头的樟树,还有独门独院的老屋和知根知底的乡邻,都连着我的血脉。我十三岁后求学于山阴道上鉴湖之畔的柯桥,那萧曹运河边上与古纤道平行的柳桥与柳道,以及柳道一端的古柯亭与修塘寺,也一直为我魂系梦牵,至今历历在目。对于记忆如此清晰的故乡的乡情,是生长在城市里的人所难以感受得到的。

其二,乡情有岁月远近之别。刚刚告别故乡之时,也有难分难舍之情,不久就会逐渐淡化,被谋生的艰辛或别的什么所替代,但这种淡化并不是消失,这是一种积淀。对故乡的每一次难分难舍的告别,都会增添一层这样的积淀。离开故乡的岁月越是久越远,这种积淀越是深厚,乡情也就越是浓郁。远离家乡的游子,年龄越大,越会念旧思乡,这是人之常情。

记得拙著《鉴湖情书》出版后,曾寄赠柯灵老人,柯灵老以《笑语平生》一书回赠。扉页上写有简短附言,其中一句为“乡心中人欲醉”。他是绍兴人,深知绍兴老酒越陈越香。乡心乡情,也像绍兴老酒一样,这才会有“人欲醉”的感觉。我似乎觉得,我也正在向这个境界迈进。我之所以想折腾出这本《鉴湖情书新编》,就是“人之常情”所致。

我之故乡或许与别人的故乡大异其趣,我之乡情与别人的乡情却有相通之处,这本关于乡情的书,倘能引起别人的共鸣,大致也在于此。

                                                (2011年1月12日)

 

《鉴湖情书新编》序跋
    

《鉴湖情书新编》封面封底(封面设计刘小岳,封面书法朱以撒)

 

《鉴湖情书新编》序跋

    1993年出版的《鉴湖情书》封面封底(封面设计刘建敏,封底摄影胡国钦)

 

后记

 

编完一个书稿,照例写个后记,对有关事项作个说明。

其实,书名已经表明此书与1993年出版的《鉴湖情书》的关系。我在《鉴湖情书》自序中说过:“鉴湖情”者,乡情而已。《鉴湖情书新编》之主旨与《鉴湖情书》基本一致。除了童心未泯,乡愁未绝,除了对故乡的山,故乡的水,故乡的亲友,故乡的师长的不尽思念,更多了一层对于故乡发展变化的欣慰以及于今犹存的某些问题的隐忧;除了对青少年时代亲身经历的记忆,更多了一层对于故乡的人文历史的思考与感悟。全书分为《日铸篇》、《鉴湖篇》、《古越篇》三辑。《日铸篇》中多有骨肉亲情;《鉴湖篇》中多有同窗之情与师生之情;《古越篇》多有越中先贤事迹感言,亦可谓思古之幽情,贯穿于这三辑之中的,乃是故乡的风情与游子的乡情。《鉴湖情书》中的文章大多保留,不少短文已按内容组合,大部分则是《鉴湖情书》之后的作品。发表文章的报刊一概隐去,文末所署的只是日期:凡属本世纪前的,署的是发表的日期,凡属本世纪的,署的是写作的日期。

收入本书的文章,从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起至2010年12月,时间跨度极大。这个时期,偏偏又是中国发展最快的时期,故乡绍兴也不例外,这就免不了会在这个集子中留下印记。例如,关于柯岩的文章,收录于本书的就有三篇,第一篇是《柯岩奇观》,说的其实只是记忆中的柯岩石景之“奇”;第二篇是《山阴道上行》中的《柯岩:木工匠斧凿绝胜》,说的已是对于包括柯岩在内的故乡旅游资源开发的呼吁和期待;第三篇则是《柯岩村·景中村·新未庄》了,这个时候,柯岩名声大振,已经成了国家4A级的旅游风景区。有关老家千年古樟的文章也有三篇,一篇就叫《老家村头的樟树》,是为这千年古樟抱鸣不平的,有“猴子称大王”,只因“老虎困山中”之感慨;一篇叫做《古樟树涅槃》,为这千年古樟在经历了一场劫难之后获得新生而庆幸;还有一篇是《古樟祭》,到了要为我引以为老家之标志的千年古樟写祭文,这滋味当然不太好受。这是两个典型的实例,可见我的欣慰与隐忧。人事的变化,自然更不待言。年幼的总会长大,年长的总会老去,那种生离死别,无论是一时的撕心裂肺,还是久远的伤感隐痛,也都一并收录于此书之中了。

本书原是两年前就想出的。时任海峡文艺出版社何强社长曾发邮件给我说:“我们推出了一个‘实力作家文丛’,您自然应是其中的一员。您的关于故乡的文章的出版想法,我觉得不错。您把具体的文章整理一下,发给我,我们再就细节问题进行深入探讨。”我遵嘱整理书稿,并请那时尚在北京读书的女儿将不少旧作录入电脑,直到何强先生即将离开海峡社时才签下出版合同。我理解出版社之难处,并对何强先生与海峡社的重诺守信表示赞赏。

今年适逢母校柯桥中学建校六十周年,通向老家的日铸隧道亦将在这一年中正式通车,就将此著当作献给故乡和母校的一份礼物吧。

                                                 (2011年1月13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太阳亚洲官方网站 太阳亚洲官方网站,太阳亚洲客户端,太阳集团娱乐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