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亚洲官方网站[电子游艺]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宋志坚
宋志坚
微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53,099
  • 关注人气:47,3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孔子论·鲁迅辩》序跋

(2013-07-08 07:36:48)
太阳亚洲官方网站标签:

圣人

权势者

新文化运动

儒家思想

精神遗产

圣人是当不得的。一旦成了圣人,头顶闪耀光环,脚下腾起祥云,通体完美无缺。至于圣人所言,则是句句真理,字字珠玑,普天之下的人们,便都笼罩在圣人的光环之中。

人之成为圣人,往往是在他死了之后。用鲁迅的话说,是被权势者们捧起来的,或曰“被圣人”。这种圣人,很容易有这样几种负面效应:一是因为圣人所言“字字珠玑”,就会被权势者们用来禁锢人们的思想,形成以圣人之是非为是非的思维方式。二是因为圣人通体“完美无缺”而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往往造成人们的人格分裂,尤其是那些追捧圣人的权势者,更是满口仁义道德,一肚男盗女娼。三是因为圣人神圣不可冒犯,往往成为权势者整人的工具,以所谓“离经叛道”的名义将异已置于死地。

孔子就是这样的圣人。他是“至圣”,孟子则以“亚圣”之称出现在他的谱系之中。

上个世纪初期的新文化运动对于孔子以及儒家思想的冲击,具有其历史的必然性。这未必全是孔子自己的过错,是一代一代的权势者们的追捧与神化,将孔子带入了绝境。新文化运动对于孔子及其儒家思想的批判,与上个世纪70年代的“批孔”闹剧全然不同。参加新文化运动的诸公或有偏激之词,却是极而言之,其中不乏真知灼见。例如,在鲁迅眼中就有两个孔子,一个是权势者们捧起来的孔子,一个则是有血有肉也有七情六欲的原生态的孔子。他的批孔,批的主要是那个被权势者们捧起来的孔子,对于原生态的孔子,他说的是“不全拜服”。

“时代不同了”,将孔子当“敲门砖”的,都会“明明白白地失败”。这是鲁迅对于前事的总结,也是鲁迅对于后事的预言,这种预言早已为历史所证实。但鲁迅未能预见,在此八九十年之后,孔夫子居然还会重新“摩登”起来。

如今的“国学热”,其核心便是孔子热。祭孔规格不断升级,尊孔调门日见高涨,不但有人口口声声地称孔子为圣人,而且还有提出中国人必须“回到儒家去”的。与此相对应的,则是鲁迅的冷落与不景气,甚至还有出版物以“新文化运动以来最不认同鲁迅的声音”作为广告词以招徕读者。“历史真像古老自鸣钟的单摆,向左摆过去多少度,向右也得回摆多少度”,这是八年之前,我在《公祭孔子的新闻解读》一文中说的。我以为明白了这一点,许多事便都在意料之中了。但这只说明“都在意料之中”的“许多事”之事出有因,并非其“合理”之确证。这种报复性的“回摆”,往往也是非理性的折腾。

在我的头脑中,孔子与鲁迅,便由这条逻辑链串在一起。

我不想随大流而再将孔子神化为圣人,却也不想贬损孔子,将他妖魔化。我只想将他当做一个人:一个出类拔萃的古人,既有其人格魅力,也有其人性缺陷;一个有深远影响的文化名人,既有其对于中华民族文化的重大贡献,也有其思想局限以及对于中国历史发展的负面影响。鉴于孔子长期以来被当做“圣人”而如今又在“圣”起来的历史与现实,对于孔子,我难免会有“挑剔”,但力求言之有据,决不瞎说一气。

我不想赶时髦而挖空心思地去贬损鲁迅,却也不想神化鲁迅。将鲁迅当做“现代圣人”的迹象,在新中国成立后的几十年中,是有所显现的。诸如以鲁迅的是非为是非,或将“反对鲁迅”作为整人的罪名。如今有些人之以“做鲁迅”为业,在某种意义上说,或许也是对于这种“神化”的逆反。对此,我在一定程度上表示理解。我为鲁迅辩,只凭事实说话。我同样只想把鲁迅当做一个出类拔萃的现代人,鲁迅确实也有其人性之弱点与思想之局限,却终究如蔡元培所说,是中国“新文学之开山”。而且,较之孔子,鲁迅与我们现代人,与普通老百姓,毕竟更为切近。

有效地继承前人的精神遗产,首先得将他们当做有血有肉也有七情六欲的人,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也得告别“圣人”。

 

                     2012年7月4日于福州

 

《孔子论·鲁迅辩》序跋
    《孔子论·鲁迅辩》已由商务印书馆正式出版。
 

后记

 

老话说:“少不读《水浒》,老不读《三国》”,或许因为年轻人本来火气就旺,再读《水浒》无疑火上加油;老年人本来城府就深,再读《三国》更加老谋深算。新话说:“少不读鲁迅,老不读胡适”,不知是否也有类似的意思?就我本人而论,倒是“少读鲁迅,老读孔子”的,这与老话新话一概无关,大概是“有必然性也有偶然性”罢。

我读鲁迅,是在42年之前,那时方才二十出头,下放在闽东沿海。那一段读鲁迅的经历,使我对鲁迅有了一个基本的了解,并树立起对鲁迅的基本信念,我也因此与杂文结缘。我读孔子,却已在退休之后,是这几年的事情。我并不想赶“孔子热”或“国学热”的时髦,更不想再跟着别人去瞎起哄,只是想放出自己的眼光来看。不是说,要知道梨子的味道,最好亲口尝一尝梨子吗?

这个集子分为上篇与下篇。上篇为“孔子论”,收录的文章便是我“亲口尝一尝”后的感受,发自我心,出自我手,尽管我知道如今“孔子大热”,也绝不人云亦云。作为杂文,当然也自有人生的感悟,现实的思考以及对于时弊的针砭。下篇为“鲁迅辩”。摆在我面前的鲁迅与孔子,就像“翘翘板”的两头此起彼落,随着“孔子大热”出现的便是“鲁迅偏冷”,某些趁大潮而起轻薄鲁迅的,又往往失之浮躁、轻率与粗疏。杂文既是“攻守的手足,感应的神经”,不免对这种社会现象有所反应。我特别想提醒一些朋友,在这种时候做有关鲁迅的文章更需要谨慎。这种谨慎,怕的不是冒犯禁忌,而是弄错事实。自新世纪来,我之“攻守”与“感应”的结晶,便收录于此。

这个特殊题材的杂文结集,或可称为“国学热”中的“冷思考”。

顺便说说,收录于这个集子的,并非都是杂文,有的只是读书札记或学术随笔,或与孔子有关,或与鲁迅有关,就把它们当做广义的杂文了。

这个集子的出版,得到丛书主编朱铁志先生与责编丁波博士的真诚支持,谨此致谢。

 

                                                                  作者

                                                        2012年9月16日于福州

 

附记:关于四方风杂文文丛(第二辑)

 

 由朱铁志主编的四方风杂文文丛(第二辑)总共四种,分别为:杨庆春的《醒”后吐真言》、阮直的《思想胚胎》、李乔的《阿Q与朱元璋》与宋志坚的《孔子论·鲁迅辩》。2013年6月出版。

 

《孔子论·鲁迅辩》序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太阳亚洲官方网站 太阳亚洲官方网站,太阳亚洲客户端,太阳集团娱乐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