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亚洲官方网站[电子游艺]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宋志坚
宋志坚
微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07,711
  • 关注人气:47,38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易白沙的《孔子平议》

(2015-04-16 07:32:07)
太阳亚洲官方网站标签:

《新青年》杂志

反对专制独裁

“素王”

孔学独尊

易白沙论孔只有一篇文章,即《孔子平议》。此文分上下两篇,上篇1916年2月15日发表于《新青年》杂志第1卷第6号,下篇1916年9月1日发表于《新青年》杂志第2卷第1号。在此之前,即1916年1月15日,陈独秀在《新青年》第1卷第5号上,发表《一九一六年》一文,论及作为中国自古相传的“一切道德政治之大原”的“儒者三纲之说”。从这一点上说,易平沙的《孔子平议》,亦可看作是他对陈独秀批判以孔子为代表的“儒者三纲之说”的积极呼应。但那篇文章并非专门“反孔”的,只是其中有一段专论“儒者三纲之说”,所以,易白沙的《孔子平议》,被称为《新青年》杂志发表的第一篇“反孔”的檄文。

易白沙原名易坤,1886年生于湖南长沙,因平生敬仰明代名儒陈献章(白沙先生)的言行文章而改名,曾先后参加辛亥革命、二次革命,讨袁失败后流亡日本,1917年回到长沙任教,后任天津南开大学、上海复旦大学教授。1919年又从上海回到长沙,独居祖先墓庐和岳麓山僻室,编写《帝王春秋》一书,孙中山称该书“从历史事实,唤起知识阶级诛锄独夫民贼,可谓严于斧钺”。1921年4月底,易白沙只身一人潜赴北京谋刺北洋军阀头目,未曾得手,南下广州,是年端午渡船赴陈献章故乡新会县陈村蹈海自杀,以死明志报国。从易白沙一生的经历可以看出,此君兼学者与战士于一身,他的《孔子平议》,虽有相当的学术性,却并非为学术而学术,有其反对专制独裁之强烈政治色彩。

易白沙揭示“中国二千余年尊孔之大秘密”,在于史上的“野心家”们利用孔子来“垄断天下之思想”,这与鲁迅日后所说的“敲门砖”有相似之处。同时也指出,孔子“被彼野心家所利用,甘作滑稽之傀儡”的“自身”原因。他说了四条,以下简述:

一是“孔子尊君权,漫无限制,易演成独夫专制之弊”。他将孔子学说与墨家法家作了一相比较。“人君善恶,天为赏罚,虽有强权,不敢肆虐,此墨家之说也。国君行动,以法为轨。君之贤否,无关治乱;法之有无,乃定安危。此法家之说也。前说近于宗教,后说近于法治,皆裁抑君主,使无高出国家之上。孔子之君权论,无此二种限制”。

二是“孔子讲学不许问难,易演成思想专制之弊”。易白沙举的实例,全在《论语》之中:“宰我昼寝,习于道家之守静也,则斥为朽木;樊迟请学稼圃,习于农家并耕之义也,则诋为小人;子路问鬼神与死,习于墨家明鬼之论也,则以事人与知生拒绝之;宰我以三年之丧为久,此亦习于节葬之说也,则责其不仁。宰我、樊迟、子路之被呵斥,不敢申辩,犹曰此陈述异端邪说也”,如此等等,并以王充《论衡·问孔》中所言证之。

三是“孔子少绝对之主张”,“讲学之态度极不明了”,因而“易为人所藉口”,并造成“弟子之争端”,如“如子夏、子游、曾子、子张、孟子、荀卿,群相诽滂,各以为圣人之言”,对此,易白沙说:孔子“美其名曰中行,其实滑头主义耳!骑墙主义耳”。

四是“孔子但重作官,不重谋食”。三千弟子中,求如子贡之货殖,颜回之躬耕,盖不多见。一旦无官可做,儒家生计,全陷入危险之地。所以,“孔子三月无君,则皇皇如也,出疆必载质”。此“出疆必载质”之“质”,按易沙白之解释,乃是“六艺”——“六艺者,孔子之质也,亦孔子之政见书也”。

据易白沙自己说,下篇是专讲学术的。我读后的感觉,却可以“素王”二字襄括之。

其实,易白沙的《孔子平议》之上篇,也说过将孔子“奉为素王,是谓大愚”以及孔子在“春秋季世,虽称显学,不过九家之一”等意思。但上篇更多说的是包括刘邦、刘彻以及曹丕在内的权势者尊孔的历史过程,指此类尊孔,都把孔子当作“傀儡”,可谓“滑稽之尊孔”。下卷则围绕“素王”二字展开。首先说的是孔子并非“素王”。易白沙给“国学”下了一个定义,他说:“中国古今学术之概括,有儒者之学,有九家之学,有域外之学。儒者,孔子集其大成。九家者,道家、阴阳家、法家、名家、墨家、纵横家、杂家、农家、小说家,各思以学易天下,而不相通。域外之学,则印度之佛,皙人物质及精神之科学,所以发挥增益吾学术者。三者混成,是为国学。”这是一个开放的发展的而不是封闭的凝固的“国学”之定义。按照这一界定,易白沙认为孔子不是“素王”,孔学只是显学。易白沙列举了道家、阴阳家、法家、名家、墨家、纵横家、杂家、农家、小说家等“九家之学”,与“儒者之学”的七个方面的差异(“异于孔子者七”)后说:“孔子之学只能谓为儒家一家之学,必不可称以中国一国之学。盖孔学与国学绝然不同,非孔学之小,实国学范围之大也。朕即国家之思想,不可施于政治,尤不可施于学术。”当然,易白沙知道,他的这种观点,“不足为今之董仲舒道”,因为“今之董仲舒,欲以孔子一家学术代表中国过去、未来之文明也”。

下卷进而说的,是“孔子宏愿,则不在素王,而在真王”。孔子及孔门弟子,“皆抱有帝王思想”,不仅“欲统一当代之学术,更思统一当代之政治”。此可以征之孔子自言,“如有用我者,吾其为东周”以及“文王既没,文不在兹”云云,亦可征之以孔子之后的两位大儒,孟子的“五百年必有王者兴,如欲平治天下,当今之世舍我其谁”已成名言,荀子的抱负,见诸《荀子·尧问》,他认为自己德若尧舜,宜为帝王,未必不如孔子。当然,还可以征之以当时排斥孔子师生的诸侯国之君臣,例如楚国的令尹子西之所言。易沙白甚至引述了《墨子·非儒篇》与《庄子·盗跖篇》中的有关史料,并不无调侃地说:“墨翟、庄周不明此义,竟以乱党之名词诬孔门师弟,千载以后,遂无人敢道孔子革命之事。微言大义,湮没不彰。愚诚冒昧,敢为阐发,使国人知独夫民贼利用孔子,实大悖孔子之精神。孔子宏愿,诚欲统一学术、统一政治,不料为独夫民贼作百世之傀儡,惜哉!”当然,话说到这个份上,就已不是纯学术的言说,而是另有所指,“醉翁之意不在酒”了,就像他借历史说专制,说独裁,说野心家,说独夫民贼,以至说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之时,“则有赵绾、王臧、田蚡、董仲舒、胡母生、高堂生、韩婴、伏生、辕固生、申培公之徒,为之倡筹安会”一样。

易白沙反孔的特点,一是他的反孔,反的其实是孔学独尊;二是他的反孔,与现实斗争紧密结合,意在揭露独夫民贼利用孔学独尊搞思想专制;三是他的反孔,基于他扎实的学术功底,包括对孔子相当程度的研究。这三条,大致与鲁迅反孔可以相通。或者也可以说,是《新青年》杂志反孔团队之共性。章太炎先生说易白沙在诸子百家中,“尤喜墨家,贵任侠”,大概是易白沙的一个特点,从他的《孔子平议》中频频引证墨家之说,也可以看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太阳亚洲官方网站 太阳亚洲官方网站,太阳亚洲客户端,太阳集团娱乐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