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亚洲官方网站[电子游艺]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宋志坚
宋志坚
微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30,288
  • 关注人气:47,37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鲁迅说“孔夫子有胃病”之推理逻辑

(2016-04-18 07:30:05)
太阳亚洲官方网站标签:

中庸

偏激

女人的脚

忘八

鲁迅反对的中庸,是那种什么都不偏不倚的几乎类似于乡愿的“中庸”,是他不知道孔子所说的“中庸”之本意吗?我以为不是的,他那篇标题长达二十八字的杂文《由中国女人的脚推断中国人之并非中庸又由此推断孔夫子有胃病》即可为证。鲁迅确实从“中国女人的脚”说起的,大致是“将脚裹得窄窄的”,汉唐都已有先例,“还不是很极端,或者还没有很普及”,但以后“终于普及了”,以至“由宋至清,绵绵不绝”,而且“女士们之对于脚,尖还不够,并且勒令它‘小’起来了,最高模范,还竟至于以三寸为度……从卫生的观点来看,却未免有些‘过火’,换一句话,就是‘走了极端’了”。接着,鲁迅便发了这么一段直接有关中庸的议论:

我中华民族虽然常常的自命为爱“中庸”,行“中庸”的人民,其实是颇不免于过激的。譬如对于敌人罢,有时是压服不够,还要“除恶务尽”,杀掉不够,还要“食肉寝皮”。但有时候,却又谦虚到“侵略者要进来,让他们进来。也许他们会杀了十万中国人。不要紧,中国人有的是,我们再有人上去”。这真教人会猜不出是真痴还是假呆。

……

然则圣人为什么大呼“中庸”呢?曰:这正因为大家并不中庸的缘故。人必有所缺,这才想起他所需。

他也以“人必有所缺,这才想起他所需”的逻辑来推断“食不厌精,脍不厌细”而又“不撤姜食”且“割不正不食”的孔夫子有胃病的。

鲁迅在此处说的“中庸”,不再是所谓的“不偏不倚”,而是“无过无不及”了。所以,“走了极端”的“三寸金莲”,也就成了并不中庸的例证。至于他所谓的“除恶务尽”与“食肉寝皮”,还都出于儒家经典。对于这种并不中庸,很明显,鲁迅是并不赞成的。也就是说,对于孔子原本意义上的“中庸”即“无过无不及”,鲁迅并不反感以至于厌恶。鲁迅在这篇杂文中,甚至还直接引用了孔子“不得中行而与之,必也狂狷乎,狂者进取,狷者有所不为也”那句话,他点评说:“以孔子交游之广,事实上没法子只好寻狂狷相与,这便是他在理想上之所以哼着‘中庸,中庸’的原因”。

鲁迅是常被人视之为“偏激”的,这大概有几个方面的原因,其一,是他不会四平八稳,更不会貌似公允,也就是说,他相当厌恶而且极力反对那种冒牌的中庸,因此常被人称之为偏激。其二,是孔子原本意义上的“中庸”本身的难以企及,以至于孔子自己都说“中庸不可能也”,因此,鲁迅也难免有失中庸,不可能事事做得“无过无不及”。其三,“程子提示”中所说的“不易之为庸”以及“庸者,天下之定理”恐怕是没有歪曲孔夫子意思的。因此也往往被反改革者所利用。以至于“改革一两,反动十斤”,在这种情况下,鲁迅的“偏激”或“极而言之”,却有其不得已而为之的苦衷。他曾说过:“老先生们保存现状,连黑屋子开一个窗也不肯,还有种种不可开的理由,但倘有人要来连屋顶也掀掉它,它才魂飞魄散,设法调解,折中之后,许有一个窗,但总在伺机想把它塞起来。”(《两地书》1935年4月)因为屋子里“黑”,就“连屋顶也掀掉它”,这或许是“偏激”或“偏狭”的“偏见”,然而,对于那些总想“保存现状”的“老先生”,你想在“黑屋子”里开一个“窗”,有时也真得提出“连屋顶也掀掉它”的,这就叫:“取乎其上,得乎其中”。

鲁迅之写《由中国女人的脚推断中国人之并非中庸又由此推断孔夫子有胃病》,其本意当然不在于说“中国人之并非中庸”,也不在于说“孔夫子有胃病”,更不在于说“中国女人的脚”,其现实针对性,大概在于国民党的“新生活运动”,这是“卒章”而方才“显志”的,据“人必有所缺,这才想起他所需”的逻辑推定:

虽然简略,却都是“读书得间”的成功。但若急于近功,妄加猜测,即很容易陷于“多疑”的谬误。例如罢,二月十四日《申报》载南京专电云:“中执委会令各级党部及人民团体制‘忠孝仁爱信义和平’匾额,悬挂礼堂中央,以资启迪。”看了之后,切不可便推定为各要人讥大家为“忘八”。

1981年版《鲁迅全集》此文第13条注释,国民党教育部于1933年2月20日还宣布以“忠孝仁爱信义和平”此八字为“小学公民训练标准”。第14条注释,“忘八”指忘记了概括“孝悌忠信礼义廉耻”八个字的最后一个“耻”字,也即“无耻”的意思。

鲁迅的《“有不为斋”》,则专门说及孔子的“狷者有所不为”,文章相当之短,如下:

孔子曰:“不得中行而与之,必也狂狷乎,狂者进取,狷者有所不为也。”于是很有一些人便争以“有不为”名斋,以孔子之徒自居,以“狷者”自命。

但敢问——

“有所不为”的,是卑鄙龌龊的事乎,抑非卑鄙龌龊的事乎?

“狂者”的界说没有“狷者”的含糊,所以以“进取”名斋者,至今还没有。

此文虽有所指,但不能不说,鲁迅对孔子的“狂者进取,狷者有所不为”本意的理解,是准确的。“卑鄙龌龊的事”有所不为可敬,“抑非卑鄙龌龊的事”不敢做也不想做,却以“有所不为”自慰,与以“中庸”掩饰无异。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太阳亚洲官方网站 太阳亚洲官方网站,太阳亚洲客户端,太阳集团娱乐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