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亚洲官方网站[电子游艺]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宋志坚
宋志坚
微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97,355
  • 关注人气:47,37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晏子未必不如孔子论

(2019-01-21 05:45:23)
太阳亚洲官方网站标签:

晏子使楚

孔子世家

论语

礼义廉耻

晏子卒于公元前500年,生于何时莫知其祥。他在齐灵公二十六年即公元前556年其父晏弱病死之后继任为上大夫,历经齐灵公、齐庄公、齐景公三朝,辅政长达40余年。孔子的生卒时间分别为公元前551年与公元前479年。晏子出任齐国大夫五年孔子方才出世,晏子去世前后的五年中,年过五十的孔子在鲁国先后任中都宰、司空和司寇,并“摄相事”。孔子与晏子是同时代人,较之前后相距一百七十多年的孔子与孟子,他们之间更有可比性。

人们知道晏子其人,大致是因为那篇选自《晏子春秋》的叫做“晏子使楚”的古文,晏子以聪明才智使楚王自取其辱,维护了自己和齐国的尊严。孔子也有类似的事迹,或可称为“孔子使齐”,见诸《孔子世家》,却是鲜有人言。或许是因为“孔子使齐”不如“晏子使楚”来得风趣幽默使人津津乐道;或许是因为“孔子使齐”比“晏子使楚”多了几分血腥味,有损于其“仁者爱人”之形象,使人讳言其事。他的那句“匹夫而营惑诸侯者罪当诛”使“为戏而前”的“优倡侏儒”被“有司加法”而“手足异处”——优倡侏儒何罪,他们只是奉命表演,竟受如此酷刑?!

从《孔子世家》看,孔子与晏子能直接交往的有三次。一次是鲁昭公二十年,孔子三十岁,晏子与齐景公一起到鲁国访问,齐景公曾向孔子请教“国小处辟”的秦穆公能够称霸的原因,孔子说了一通“国虽小,其志大;处虽辟,行中正”的道理,晏子应当在场;一次是孔子三十五岁那年,因为鲁国大乱,他到齐国去当了高昭子的家臣,以此做这跳板来与齐景公交往,齐景公也曾向孔子问政。那期间,晏子与孔子也应有接触;“孔子使齐”,乃是他五十岁之后的事了,《孔子世家》写着晏子在场的,也算一次。

孔子对晏子的评价很高,说:“救民百姓而不夸,行补三君而不有,晏子果君子也。”不知出于何处。见诸《论语》的有一条:“子曰:‘晏平仲善与人交,久而敬之。’”(《公冶长篇第五》)晏平仲之“平”,系晏子之“谥”,可见这是晏子死后孔子对他的评价。

晏子对孔子的评价却有些煞风景。那是孔子三十五岁在齐国当家臣之时,齐景公两次问政,一次孔子说了“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那番话,一次孔子说了“政在节财”。齐景公听了都很高兴,正想封赏孔子,晏子进言,说了孔子这些儒者的四个“不可”,一是“滑稽而不可规法”;二是“倨傲自顺,不可以为下”;三是“崇丧遂哀,破产厚葬,不可以为俗”;四是“游说乞贷,不可以为国”。这四条不能说“句句是真理”,例如所谓“倨傲自顺,不可以为下”,或许就与事实有点出入——孔子对“上”还是很恭敬的——大多却是言之有理。在此四个“不可”之后,晏子还着重说了孔子的“礼”,认为如此繁琐地规定尊卑上下的礼仪、举手投足的节度,连续几代都不能穷尽其中的学问,从幼到老都不能学完他的礼乐。用这一套来改造齐国的习俗,不是引导平民百姓的好办法。他的这一番话,齐景公是听进去了的,《孔子世家》写道:“后景公敬见孔子,不问其礼。”并且明明白白地告诉他:要像鲁国对待季氏那样对待你,我做不到。

晏子的这番话,后人也很少言及,不知是为谁讳言,为孔子还是为晏子?假如孔子知道在当年齐景公有可能重用孔子之时,晏子对他曾有这番评价,是否还会说“晏平仲善与人交,久而敬之”?

司马迁对晏子的评价很高。他在《管晏列传》中感慨地说:“假令晏子而在,余虽为之执鞭,所祈慕焉。”然而,司马迁对孔子的评价更高,他称孔子为“至圣”。他之作史,孔子入“世家”而管(仲)晏(婴)进“列传”。

据有关史料记载,孔子的个子很高,被时人称为“长人”,晏子的个子相当矮小。这只是人之形体。若论胆识、才干与业绩,在他们那个时代,我以为晏子未必就不如孔子。

晏子并非不懂礼义与仁爱。在这些方面,他与儒家有相通之处。“《七略》云《晏子春秋》七篇在儒家。”(据《史记正义》)司马迁评说晏子的那一番话:“以节俭力行重于齐。即相齐,食不重肉,妾不衣帛。其在朝,君语及之,即危言;语不及之,即危行。国有道,即顺命;无道,即衡命。以此三世显名于诸侯”,或许就颇有儒家色彩,有些语言,例如“危言”、“危行”与“顺命”、“衡命”,甚至还可在《论语》中找到踪迹。然而,较之孔子的“礼”,晏子更多一些法度与务实。“礼义廉耻”并非孔子之独创,早在孔子之前,管仲就以“礼义廉耻”为国之“四维”。管仲能使齐国强盛的,却不仅是这“四维”,他更看重百姓的“衣食足”与国家的“仓禀实”。晏子则与管仲一脉相承,

孔子以恢复周礼为己任,在“礼崩乐坏”数百年之后,还在那边孜孜不倦地“克己复礼”,而且不厌其烦,还不惜投入终生的精力。晏子却能相当清醒地认识到“周室既衰,礼乐缺有间”,认定在数百年之后再去恢复这一套繁琐的礼节,并非治国之良方。孔子就不如他来得识时度势,与时俱进。

孔子周游列国而“天下莫能用”,他与他的得意门生颜回将此归咎于诸侯国的君主们的有眼无珠,认为那是他们的耻辱。晏子却能在齐国辅政四十余年,并以他自己的方式,使齐国三代君主接受他的政治主张,使齐国乱而复治,也使他成为继管仲之后的一代名相,其从政之艺术与业绩,也是孔夫子所不能企及的。

以上说的,都是“他们那个时代”。

孔子的地位越来越高,远非晏子可及,则在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之后,这与“大一统”密切相关,终及原因在于“正统”二字,司马迁称孔子为“至圣”显然也有这种时代的烙印。孔子的学说是维护正统的学说,在春秋战国那个群雄并起,百轲急流,秩序与利益的格局不断变更的时候,他不太可能被那些力图富强争霸的诸侯们所赏识,在“大一统”的格局中,一旦成为“正统”的统治者,却都会重新估定它的价值,对它刮目相看,甚至将它当作护身符,籍以维护现存的秩序与利益格局。这大概也正是所谓“尊孔热”的历史渊源与文化底蕴。

                原载《随笔》杂志2009年第6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太阳亚洲官方网站 太阳亚洲官方网站,太阳亚洲客户端,太阳集团娱乐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